“盟友解约、大股东“落单” 恒泰艾普易主连续剧怎么演”

来源:上海证券报 更新时间:2021-06-01 06:55 点击:1054次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恒泰艾普宫斗剧情不断。入主不到两年的银川中能新财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川中能”)酝酿“金蝉脱壳”时,原实控人孙庚文提出与银川中能“分道扬镳”。

恒泰艾普5月30日晚公告,股东孙庚文已向银川中能发出通知函,宣布其与银川中能的一致行动关系正式解除。孙庚文系上市公司原实控人,目前持有公司4.96%股份,该部分股权对应表决权原本委托给了银川中能。

十分微妙的是,银川中能正筹谋通过定增引入国资新主,其“落单”之后持股比例仅有10.67%,而觊觎恒泰艾普控制权的北京硕晟及其一致行动人李丽萍持股比例高达16%。若孙庚文“倒”向李丽萍阵营,博弈局面将发生剧变。

单方解约宣告散伙

事情发端于前一次易主期间。

2019年7月,银川中能通过“股份转让+一致行动协议”的方式成为恒泰艾普控股股东,刘亚玲成为实际控制人。其中,银川中能以7.5元/股的价格、5.7亿元的总价受让了公司原实控人孙庚文所持10.67%的股份,并通过一致行动协议控制了孙庚文持有的4.96%股份,合计掌控了15.63%的股权。

彼时双方约定,银川中能应于2019年8月4日前支付全部股份转让款。本次股份交易完成后,孙庚文以剩余所持恒泰艾普股份与银川中能保持一致行动,为期3年。

孙庚文为何单方解约?据公告所述,股权交割后,银川中能一直未按照协议约定期限支付股份转让款,截至目前仍有8600万元尾款未支付。另外,2019年底,应银川中能请求,彼时已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孙庚文,为恒泰艾普向浙商银行的2.2亿元贷款提供保证责任,银川中能承诺3个月内,用其他担保方式从浙商银行替换孙庚文所提供的担保,但实际并未解除其担保。

“在本人为恒泰艾普的银行借款提供上述担保后,银川中能未能按照《承诺函》的约定为本人解除担保或替换其他担保,且由于恒泰艾普后续未能按期还款,现已导致本人名下房产、银行账户全部被司法冻结并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给本人及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害。”孙庚文表示。

因此,孙庚文宣布与银川中能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重新行使股东权利。他还要求银川中能在5日内支付剩余8600万元股份转让款及迟延履约费用、违约金及债务利息等。

恒泰艾普公告称,本次一致行动关系的解除为孙庚文单方面的通知,法律效力有待权威机构的进一步确认。

股权之争再生变数

昔日盟友分道扬镳之后,银川中能仅持有恒泰艾普10.67%的股份。公告称,银川中能在董事会席位中继续占多数,能够控制公司董事会,为公司控股股东。

其实,银川中能的“底盘”并不稳固。2020年7月开始,北京硕晟及其一致行动人李丽萍在二级市场多次举牌恒泰艾普,截至目前持股比例达16%,并公然表达了“登堂入室”的意愿。李丽萍阵营曾多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被上市公司以各种理由束之高阁。5月19日,李丽萍阵营再次提请增加股东大会议案,要求罢免马敬忠等多名董事、监事,并提请选举己方人员担任董事、监事。恒泰艾普董事会又以不合规为由不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针对罢免董事、监事的原因及依据,北京硕晟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指出,银川中能2019年入主后“内部人控制问题十分突出”,董事会、股东大会基本流于形式,直接造成了上市公司连续亏损、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局面。北京硕晟称,其改组董事会后,将积极提供大股东借款、提供融资担保等多种形式为上市公司注入流动性,全面化解债务危机,助力可持续发展。

公司现任控股股东银川中能状况不佳,其所持恒泰艾普股份已经全部被质押,且已有多笔逾期债务。在此境况下,银川中能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化解危机。日前,恒泰艾普发布定增预案,拟以3.39元/股的价格向国资背景的山能发电发行股份,募集资金7.24亿元,届时山能发电将“接棒”实控人。

“定增事项需要股东大会审议。孙庚文单方面解除一致行动后,银川中能的话语权更小了,定增议案通过的难度也会更大,局面变得更加复杂。”市场人士表示。